推薦序─國家須維護人民與下一代的經濟福祉

推薦序─國家偷走我的錢:貨幣制度是障眼法,揭露貧富差距、社會不公的真相


國家須維護人民與下一代的經濟福祉


李顯峰/臺大社科院公共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country_steal


  有人曾揶揄說,沒有中央銀行就不會有通貨膨脹。通貨膨脹是近代經濟最令人頭痛的大問題之一;另一個大問題是失業,二者常互相陪伴,如影隨形。有時二者一高一低,有時候二者同時提高,令經濟決策者頭痛不已。追查通貨膨脹的成因,最早的說法是政府印了太多鈔票,晚近則認為太多的貨幣追逐太少的商品;另外國際油價上漲,導致生產成本上升,物價隨之調漲;而外國原物料及商品價格上漲,進口外國原物料來生產或是進口商品銷售,也發生輸入型通貨膨脹;總需求大幅增加超過總供給,也會發生通貨膨脹。

 

  中央銀行經過立法委託來調節利率、匯率的高低,影響到貨幣的數量。近代經濟活動形式愈趨複雜,衍生性金融商品的種類愈來愈多,經濟問題包含的實體經濟活動以及金融部門交錯。為了拯救景氣衰退,不斷增加公共支出,若政府債務累積過高,只得降低利率來刺激經濟活動;二○○八年國際金融危機衝擊、二○一○年歐元區債務危機引發國際金融市場大幅震盪。在通貨緊縮(deflation)的威脅下,如果像日本已經降到零利率,美國聯準會以及歐洲央行的基本利率也降得非常低,當無計可施時,就採行財政政策貨幣化,央行直接購買政府公債放出貨幣──量化寬鬆(QE)。此一政策固然短期解決投資消費需要的資金,但是將流動性過多的後遺症留到中長期讓後人收拾。許多央行將貨幣政策盯住通貨膨脹率二%,作為是否調升利率的指標,未來也需要檢討。

 

  現在人們持有央行發行的法定貨幣,無法兌換黃金,只是依賴對政府的信任而持有,一旦物價上升,手中持有貨幣的購買力下降,如同被政府課徵通貨膨脹稅(inflation tax),或稱為鑄幣稅(seignorage)。當央行未調節好貨幣數量,導致惡性通貨膨脹,確實是政府以強制的力量偷走民眾的錢。通貨膨脹發生,導致領取固定薪資或退休金人士的購買力大幅減少,促使企業調整定價,而愈遲調整將愈不利,導致所得重分配,傷害民眾的福利。

 

  奧地利學派一向主張自由經濟思想,以個體為思考的基礎,重視對人類行為的動態研究,反對政府權力干預經濟行為,這在海耶克一系列反對凱恩斯學說的著作中都能了解。奧地利學派甚少應用數學方程式模式來表達,其邏輯思維與主流經濟學說(特別是一般均衡理論)不同。本書二位作者屬於奧地利經濟學派學者,引用路德維希.馮.米賽斯(Ludwig von Mises)的理論邏輯,並且大量引用歷史典故以及當今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例子,深入淺出詮釋奧地利學派的貨幣與景氣理論,以故事的方式呈現。

 

  在當今各國央行紛紛實施量化寬鬆的非傳統貨幣政策措施,政府更應推行總體與個體的審慎監理政策,以維持金融穩定及維護民眾的經濟福祉。但主張貨幣體系去政府化,例如漸興起的比特幣等,可能仍無法促使央行不主導貨幣政策,民眾仍需忍受央行的存在。

關於公共經濟中心...

近年來受到全球化趨勢、區域經濟整合迅速擴展及中國大陸經濟的崛起等衝擊,台灣經濟面臨到空前未有更嚴酷的挑戰。為提升本校有關經濟理論、實證評估、制度 設計、政策諮詢等相關領域的研究水準,並為因應此項挑戰,從事各項有關公共經濟議題的研究,應有一專責研究中心擔負起整合平台的功能,因而臺大社會科學院 公共經濟研究中心在此時成立,乃有其適宜性及切時性。。 藉由此中心的成立,希望結合校內外跨系所知名之國際學者,以經濟政策為基礎,將台大社會科學院建立成國內經濟學研究重鎮,搭起與國際經濟研究互動的平台。

瞭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