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合ㄧ : 不動產稅制改革 座談會 全程紀實
全文逐字稿
發表於2015年3月25日

2015.03.25

房地合一:不動產稅制改革 逐字稿

 

李顯峰:

朱理事長好,各位先進來賓午安!,誠摯非常歡迎各位在這個寒雨天來參加房地兩稅合一稅制草案的研討。這個問題像財政部張部長所講的,因為我們國家不動產稅制的特殊性,這是104年來一個很大的改革,這個問題也攸關每一位的權益,年輕人買房子能力等等相關問題,所以台大社會科學院公共經濟研究中心就趁此時機辦理這個議題的研討會。這個議題相當的複雜,像剛剛講的,104年來一個很大的變革,非常榮幸今天特別邀請到中華財政學會朱澤民理事長來做專題演講。朱教授我想各位也都相當熟悉,但我還是不免俗地介紹,朱老師的學識行政歷練非常豐富,在政大財稅系擔任教授,然後借調到中央健保局擔任副總經理、總經理,所以對於健保、地方財政的議題都非常熟悉,理論跟實務了解相當透徹。今天邀請到朱老師,來跟我們做剖析相關的問題及以後要注意的事項,朱老師講課、談話都非常風趣,而且是美食專家,各地有什麼好吃價廉的朱老師都知道,這是事實。現在請各位來賓共同以熱烈掌聲來歡迎朱理事長,來跟我們做演講。

 

朱澤民:

李老師、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大家午安,今天很高興來跟各位介紹這個目前財政部的草案,以及我個人的一些觀點,就是跟各位報告一下正反兩個意見,我本人不做個人太深的價值判斷,就是說,各個不同的專家學者他們的爭議的觀點在哪裡,事實上這個題目李教授比我更了解,他找我來我也覺得很奇怪,後來我才知道這是一個共同的座談,找我來以凸顯他的傑出。

 

那我們就言歸正傳,首先我必須說,我們的所得稅制是台灣地區的所得稅制,是在1955年立法,正式改為綜合所得稅,我解釋一個稅法裡面有綜合所得稅、營利事業所得稅這兩個稅,這個在其他國家是比較沒有的,其他國家是個人所得稅就是所得稅法,然後還有公司所得稅法,我們是把個人所得稅跟營利事業所得稅合併在一起,叫所得稅法,在當時被稱為所謂的雙軌稅制。這個稅制事實上已經實施一甲子了,所以財政部應該慶祝一下,從1955年就開始實施,從開始實施以來,對於土地增值,基於憲法或國父遺教,土地增值一直視分開來課的,土地增值就是分離課稅,這個分離課稅會造成一個,在當時的立法也許是對的,可是久了以後,我們知道現在一般人在出售房屋、土地的時候,是合起來買,所以他必須用人為的方式拆開,土地是多少、房屋是多少,如家裡買賣房子、住家或者你們將來要買房地產的時候,看看能不能分清楚土地是多少、房屋是多少,所以全民都在大試算、大猜謎,然後就是看怎麼樣能使稅負降低。現在財政部有考慮到這樣子是有些不恰當的,所以要土地跟房屋合起來課稅,因為現在電腦的進步、房地產的實際的價格的登錄,已經可以突破早期,土地、房屋價格偏低的問題,現在的話,因為科技的發達,資料比較透明,所以財政部有這個方案。

 

好,那我們先看看,我今天講的概念,因為是在學校的場合,第一個先講有關資本增益課稅問題,因為土地跟房屋一般的所得稱為capital gain,capital gain的課稅,一般會有什麼問題,這是最基本的,然後談談目前的房地產課稅,到底怎麼規定?第三個我們再針對財政部的方案,跟各位介紹,因為我昨天在高雄,財政部也是邀我去講類似的議題,禮拜二我在台中,所以這個問題都已經講了第三次了,我幾乎背得都快哭了,第四個是爭議問題,第五個我做一個簡單的結論。

 房地合ㄧ

我們首先看資本增益, 因為對capital gain的課稅,我必須說,這個是在學理上本來就有爭議,在早期稱為買賣房屋跟土地的所得,算是偶發性的所得,因為不像薪水一樣,不像房租一樣,不像股利一樣,每年都會週期性的進來,所以認為是偶發性的所得,偶發性的所得有些人認為,不應該列入所得稅的範疇,這也是早期像孫中山先生,要把土地增值另外做考慮的原因,早期的確很多學界都會以這種觀念,所以土地增值要有另外的處理,或者是其他的capital gain,即使在英國,是在1960年代,才把capital gain列為所得稅去課,他們早期對capital gain是特別的處理,因為他們認為所得稅,是一種週期性的所得才課,不是週期性(如capital gain)的,像我們一般人買賣房子,可能一二十年才會碰到一次,這個不要併到所得稅裡面去課。可是後來,這個對所得稅課稅的觀念有改變,是採用那種所謂的淨資產增加的說法,所謂淨資產是資產減掉負債以後的結餘,叫做淨資產,也就是說淨資產等於一個個人的淨財富,淨財富的增加,就認為是所得,所以就該課,所以才會目前有那個觀念說,要把所有的所得都通通放到裡面去,才能表示一個人的納稅能力,所以才會有綜合所得的概念,也就是說我們1955年,立法的根本概念,可是傳統在立法的時候,都不喜歡把過去某些舊有的思維拋棄,沒有把舊有的思維拋棄,所以土地增值還是獨立看待,才會產生這個問題。

 

可是capital gain把它合併到所得裡面去課徵的時候,就會產生第二個現象,因為在累進稅制之下,累進所得在出售年度課徵,會產生稅負急增的效果,就跟林書豪打籃球一樣,他可能一次簽約一億美金,可是要打三年,要打三年的球,三年都要在球場上賣命,有時候鼻孔還要留鼻血,要賣命三年才有那個所得,在他拿到錢的那年,就列入綜合所得去課徵的話,在那個年度會使他的累進稅率會增加,對他是不公平的,會以稅負急增的一個效果。同樣的我們的土地房屋出售,也許是累積了一、二十年,結果在賣出的那年課,會產生一些問題,會使他的稅負急遽增加,甚至會影響他出售的意願,這個就像遠洋漁業的船員,一次出航三年才回來,給他的錢就把它當成拿錢當年的所得,去給他課稅,讓他稅負會增加,因為每年課他的稅負會比較低,因為不會有累進稅率,同樣地像有些人,種森林、樹木的,我們時常說十年樹木,在他砍伐的那年通通算他的所得,對他也是不利的,或是有些人寫書,像經濟系有很多老師,寫了好多年才寫一本書,結果在他拿到稿費的那年去課,都是不公平的,會使他的稅負突然會增加,會進到比較高的累進稅率,因為他是好幾年的努力, 是不公平的。所以capital gain的課稅會有稅負急增的效果。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稅制要如何設計,才能避免稅繳太多,第一個就是如何避免稅負急遽增加,稅基是不是要打折?就像我們稅法裡面有個東西叫「變動所得」,變動所得就是長期累積、一次課徵,在我們的稅法裡面,就把它打折成一半,可是一半對有些人累積很多年,一半對他來說還是很多,我剛才有提到,種樹木的人十年才砍一次,事實上十年也都不能砍,你在他砍的那年會使他增加很多,所以我們給他優惠、打折,可是對有些人,他的森林這邊一片、那邊一片,每年都有樹木可以砍伐,每年都算他一半也是不恰當的。所以在稅制的設計上,會有很多困擾,或者是說,擁有時間的長、短是否要給予優惠,在有些國家對於長短期給予不同優惠,有時認為兩三年內視為短期,短期內跟一般的所得同等看待,有些是稅基的優惠、有些是稅率的優惠,各國都不一樣。對capital gain各國有不同處理方式。

 

像土地、房屋有些人是自用,對於自用是否要給予優惠,有不同意見,因為土地房屋一般為地方稅給予優惠後必須去找其他財源,或是給予非住宅用的房屋會比較高的稅率,企業要繳的土地、房屋稅,也許透過價格轉嫁給產品,增加消費者負擔。產生的「貨物稅效果」,反而使一般老百姓,間接稅的負擔增加,不見得公平。有些人認為對自用住宅不一定要優惠,可是整個觀念上都認為自用住宅應該優惠,仍要看整體考量,自用住宅給予優惠不一定是有利的,轉嫁給消費者的負擔,窮人消費佔所得比例較高,結果反而負擔較高的稅。

 

地價稅、房屋稅是否恰當?由於土地在課稅有兩個價格,一個是公告現值,一個是公告地價,土地增值稅是採公告現值,每年一月一號公告在內政部網站上,根據正常交易價格已經接近90%,但都沒人相信,因為取值的時候會把極端的數字排除,我們時常受極端值的影響,會認為公告現值的數值偏低。另外,地價稅按照公告地價課徵,公告地價一般認為只有正常交易價格的20%左右,所以地價稅偏低,然後房屋稅的部份有一個標準單價,大概三十年都沒調,所以就引起爭議,以我個人來說,我到底繳多少房屋稅、地價稅我都沒有概念,因為還沒到我會覺得恐怖,房屋稅、地價稅因為太低一般人沒有概念。

 

目前房地交易所得怎麼課稅?中華民國的稅法是規定給專家看的,不是給一般老百姓看的,可以看到對自然人跟營利事業的處理方式不同,對自然人土地是課土地增值稅,營利事業也是課土地增值稅,土地增值稅目前最受批評的就是每年1/1公告,明年的1/1才會重新公告,所以在一個年度內公告現值通通一樣,所以有些人1/2買土地,10/1賣土地,土地增值稅半毛都不必繳,實際上可能賺了很多錢,因是在同年度買賣,不必課稅。房屋在個人是課所得稅,(買賣土地,馬上要繳土地增值稅,否則買方無法過戶,所以一般人都會繳) 所以買賣房子時很多人都以為繳了土地增值稅、代書費、契稅就沒事了,忘記隔一年5/31前要申報房屋買賣所得,會想說誰知道我賣房子,國稅局怎麼會知道,但其實電腦一看就知道,所以隔年房屋所得必須列到綜合所稅申報書裡面的財產交易所得,併到其他所得課綜合所得稅。房屋的交易是要課個人的所得稅,符合一定條件下(賣得要比買的價格高),可以退稅,很多人也不知道。第二個是營利事業,土地同樣是土地增值稅,房屋的部份是營利事業所得稅,現在營利事業在算稅基的時候,原則上沒有問題,因為買進來的時候在資產負債表上會列土地有少成本,賣的時候有發票,也知道,所以房屋在營利事業所得是多少比較沒有問題,屬出售房屋的利得,算法與財產交易所得不太一樣。土地增值稅又屬地方稅,所以財政部的改革,不想去動土地增值稅,可是財政部要課房地產交易所得的時候,所得是中央稅(屬於國稅),處理上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會很慎重,因為同樣是買賣房地產的時候,土地已經課了土地增值稅,其他沒有課到的稅基,要課房地產交易所得稅,要避免重複課稅的問題,是以賣出時跟買入時的土地公告現值之差異金額課稅,稅率是20%、30%、40%,土地增值稅的稅率是一直降,為什麼會有不同的稅率,講白了就是立法委員高興,營利事業和個人的課稅不一樣,可是土地增值稅是一樣的。

 

房地產的交易所得要課所得稅的時候,因為個人是屬於綜合所得稅,屬國稅,但大家都知道,賣房地產的時候沒辦法區分土地是多少錢、房屋是多少錢,原則上有幾個計算公式,大部分用房屋現值(房屋稅的金額中的設算價格),用此設算價格一定的比例去課稅,這個比例按照地區別不同,據我所知大安區48%,偏遠地區最低大概8%,這當做稅基,稅基是設算的,稅率就看綜合所得稅的稅率而定。營利事業出售房屋原則上是按照實價課稅,就是用房屋銷售的收入減房屋的帳面價值乘上17%,當做房屋所得,在營利事業申報書上叫做業外所得,原則上是實價課稅。所以財政部的稅改,對象是聚焦在個人,個人房屋交易所得是設算的,土地是多少、房屋是多少是人為的拆,讓稅負變低,且同年度裡土地沒有土地增值稅的問題,有很多人稅負很少,等一下可以看財政部的資料。

 

所以我們看到目前課稅的問題,房地一起出售,只有一個銷售價格,可是計算稅負時,卻拆成兩個稅目,全民一起來試算,就是一起來玩賓果,看哪個方式稅可以最低,然後合法避稅。目前被批評有很多人合法避稅,很多案子就法律上是沒有違法,但好像違背善良風俗。第二個,公告現值與實際交易價格脫節,同年度買賣不課土增稅,還有很多個人出售房地產的時候,除了土地增值稅之外,還要繳個人所得稅,有錢人稅率可能適用45%,可是營利事業所得稅稅率只有17%,成立一人公司,跟個人是等號,但不必適用到45%而是17%。跟各位報告,帝寶有很多屋主,房子不是個人的,都是公司名義的,賣了以後稅也很低,這是外界不很瞭解的,事實上都是公司名義,將來要賣的時候也可以合法地避稅。

 

現在根據財政部資料舉例說明,第一個基隆的case,出售持有八年的房地產,獲利207萬元,最後土地增值稅只有3.7萬元,房屋交易所得稅5.2萬元,詳細情況我不知道,所以根據實際的計算稅負只有8.9萬,負擔率只有4%。下面一個case,賺了104萬,大概負擔率只有2%。第三個case,原來是金額更大的,後來被房地產業說不要找極端數值,找一個比較中間的數字,獲利13億,結果稅負只繳0.89億,按照目前情況下,租稅負擔率只有7%,這個都是實際的case。

 

財政部的方案是什麼?因為各界都來自不同背景,所以我們只講基本概念,看看紅體字,實施的時候原則上是由105年1月1日出售的土地,才會被課稅,所以以前擁有的土地不會被影響到,也就是目前擁有的房地產,原則上不會被課到。擁有期間是兩年以內,兩年以內課30%,影響範圍會很少。超過2年是17%,這是財政部的方案,短期的有懲罰性質,認為可能是投機,但這個觀念對不對我不曉得,然後超過兩年適用17%,可能要注意要不要分短期、長期。

 

美國有分短長期,立法院有個有學問的立委,以前也在教書,堅持要分長短期,會碰到一個問題,有些人兩年以內不賣,兩年過一天才來賣,差一天稅率馬上降到17%,會影響買賣的交易點。念經濟學就知道是不是有干擾選擇行為,就會有爭議,可是有些人認為兩年內就可能是投機行為,要跟其他的所得合併課徵,而不要給予優惠。

 

財政部估計第一年內納入課稅大概只有5千多件而已,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全國房屋的總戶數,有九百七十四萬戶,但是第一年大概只佔交易件數的1.5%,佔存量的萬分之五。所以會想說幾乎沒有影響,有些慷慨激昂的,就覺得財政部的方案太過保守,也有些人認為30%滿恐怖的。

 

很多人認為對自用住宅要優惠,要不要優惠?我剛才也說優惠不見得對弱勢是有利,政府的錢才從其他地方來,就必須轉嫁給非自用住宅,商業用途的房屋去課稅,再轉嫁到產品的價格裡面,一般消費者的產品就會提高,結果不見得是有利,可是一般認為應該對自用住宅優惠,其他國家也一樣有這樣的優惠,有些國家對於自用住宅的出售就不去課稅。

 

目前有一個「重購退稅」,就是有些人台北到高雄調來調去,每調一次房地產出售都課土地增值稅、房屋交易所得稅,這樣下來房子會愈住愈小,因為通通繳給政府,目前的法令對於符合一定條件的自用住宅會給予重購退稅。

 

第二個是免稅,因為政策要實施的時候,每年交易有35萬件,通通納入範圍內,各稅捐單位電話會受不了,現在只要大家罵就會順從這些民意或網軍的意見,會很難推動,所以定一個市價總額4千萬以下,六年內免稅適用一次,有些人認為四千萬會不會太高,一般中南部的房屋四千萬都會課不到,定得太高,只有雙北會被課到,不知道雙北的立委有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所以有些人主張降到兩千萬,中南部要超過兩千萬也不多,也有些人主張不要用銷售金額,而是用賺多少錢(有銷售不一定賺錢、面積(中南部一百坪一千萬要課,台北市四十坪四千萬不用課也會有問題)。不論選哪個政策,都會挨罵,反正當政務官就是準備挨罵,任何選擇都有人罵。

 

對於長期持有,方案裡有「稅基遞減」,認為長期持有要給予優惠,每年遞減4%,如果擁有了20年就遞減到80%為止,之後稅基就只剩下20%。課稅稅基,出售房地產的時候,用實際交易價格,去看賺多少錢,可是土地賺的錢,土增稅已課(稅基已經有了),所以必須扣除避免重複課稅。

 

稅率對於居住者兩年以上用17%,為什麼17%?因為怕成立一人公司,所以跟營利事業所得稅的17%一樣,不對外國人優惠。分離課稅會有爭議,就是要把房地產的交易所得跟綜合所得的其他所得分離,也就是綜合所得稅現在的其他的所得還是課綜合所得稅,房地產交易的所得分離課徵,因為第一個併到綜所稅,要到五月三十一號才報,有些人賣房後不曉得要報綜所稅,而且金額大,一次課徵,怕漏報、痛苦感很高、搞不好賺的錢也花掉了沒錢繳稅,所以賣的時候馬上課稅,比較沒有痛苦感,採分離課稅,但也有人認為應該併到綜所稅,採累進稅率才公平。

 

第三個是盈虧戶抵,今年賺了明年虧了可以讓你互抵。營利事業出售土地,原則上按照目前的實際交易課稅,影響的數目字也很少,會有配套措施,第一個是奢侈稅(對房地產交易課稅),另一個是對比較高級的貨物課稅,高級貨物的部份保留,土地房屋的課徵就不必了,所以部分處理。希望為了被輿論支持,時常是政府玩把戲,就會說這個稅,有什麼用途,如果反對,就是反對公共支出。 第一個要提供青年貸款利息補貼7.5億,弱勢、長照補貼,希望專款專用博得好感,讓法案能夠通過,但也有學者認為政府財政應該統收統支,而非專款專用,也有些學者這是為了居住正義,所以課稅用在居住正義上非常贊同專款專用。

 

104年12月31日購入持有兩年以上者不受影響,所以受影響的只有0.04%,第一年只有六千多戶,到了第十年預估也只有七萬多戶,佔比例只有0.72%。納稅的件數跟一年的交易量大概是三十五萬多件,到第十年大概是20%,慢慢就會增加,財政部宣導大家看看就好。

 

爭議問題,營利事業大概沒有受影響,個人出售房地,第一個問題,為避免重複課稅,到底要採稅基相減還是稅額扣抵?所謂稅基相減,就是土地增值稅的稅基是扣掉避免重複課稅,有些人認為該採稅額扣抵,包括土地增值的所得裡面總共要繳多少稅,然後土地增值稅已經繳了多少,然後去相抵,原則上兩個總稅負是一樣,只是稽徵技巧上而已,還要注意為什麼要採這兩種,就是因為土地增值稅必須存在,因為憲法裡面沒有所得稅,只有土地增值稅,可能有違憲之虞,財政部也不想另闢戰場,土增稅是地方稅,一年大概有八百億對於地方財政有影響。

 

第二,要採分離或合併綜所稅課稅,有很多學者主張併到綜所稅,才能表達量能課稅,有些人基於稅務行政考量,認為該分離課。第三,比例稅率or累進稅率,像張金鶚教授就主張綜所稅,因為他一直是很理想的,外界誤解他,他是要把稅基除以持有年份,大家沒有考慮到這個,就是我剛所說的長期持有一次課徵,所以他要除以那個年份,大家有點誤解他,有次坐在他旁邊他跟我講,我才知道。

第四,長期短期要不要有差別?有些人認為短期就要跟一般所得一樣,或者是短期應該高稅率避免投機,還有優惠到底要如何定?稅基要比要每年降4%,會議上有提到,因為稅基要打折是避免長期擁有一次課徵,避免到比較高的累進稅率裡,可是稅率都一樣的話,永遠不會到比較高的級距裡,所以稅基不該打折。

 

最後,專款專用or統收統支?統收統支就按照經濟的效益,邊際效益或邊際生產力高的方向去,缺點就是花錢的跟收錢的兩個沒有連接會產生所謂的財政幻覺,以為公共支出的經費都是天上掉下來的,所以沒有成本概念,公共支出就會增加。專款專用的優點就是容易獲得好感被接受,缺點就是經費相對不夠或太多,因為這個錢一定要給他用。

 

要不要日出條款?以前的不必考慮?

 

結語,我個人認為財政部已經走出第一步,但是受外力干涉很多,現在的部長協調能力很強,但他希望能通過所以有太多妥協,一到了立法院就有很多不同的力量,最後一個妥協就是有很多理想會被打折。

 房地合一

 

李顯峰:

 

接著我的與談就利用很短的時間,當然會有共同關心的話題,以保留更多時間讓槓位多請教朱理事長。

我們現在的房地稅制比較複雜,有田賦、地價稅、土增稅等等,土增稅在2013年是1032億元,地價稅708,房屋稅630億,佔總稅收的比重不高,雖然不高但是地方主要的收入。現在的問題是,全國公告地價佔一般市價兩成左右,所以不是很合理。

 

土增稅性質屬於所得稅,但有憲法的意義在裡面,田賦停徵了所以農業縣市的稅的確少,我們的房價趨勢按照內政部房地產資訊平台公布的資料,可以看出2013年第三季開始,才稍微有點下修。在每個都會地區,特別是黃色標出的高雄市也曾在2012-2013間價格很高;房屋可能成交的價指數,台中市最近兩三年漲得特別高。最令我們關心的是房價所得比,台北市是最痛苦,用中位數的所得來除以中位數的房價平均的倍數,台北市有十五倍,台北市是最高,所以大家生活真是有點緊。

 

這樣的情況下財政部要有所改革,剛朱老師有提過我們房屋稅的計算,現在列出計算公式,評定現值=核定單價x面積x地段率x折舊,地段率的確在不同地區會有差異,我們的稅制實在是非常複雜。長期以來不動產的持有稅、資本利得稅的確是非常低,所以真的需要改革。財政部提出的方案分成個人跟營利事業制度設計,剛剛朱老師已經介紹過,想這先跳過不再談。

 

大家最主要的討論,要什麼時候開始實施新稅制(日出條款),是明(2016)年的1月1日開始,還是應該回溯?回溯到五年或六年以前,讓以前賺錢的要吐一點稅出來,明年或後年會讓大家可以規避,而且這個稅率不是累進的,是固定的,兩年內是30%,兩年以上是長期持有是17%,而且可以減徵每年4%,所以就引起很多爭議,是不是沒有去抑制以致地產價格,市場穩定的功能。

 

另外,土增稅制的部分不變,所以奢侈稅有一部分是取消的,實際的稅負其實是降低的。最近以各個縣市來看,其實都有上調房屋稅的稅率,標準單價、豪宅稅都有一些變革,所以要提出來請教的就是,財政部的房地合一稅的改革目標是什麼?目標是讓稅制合理化、簡化,還是有更進一步?有更進一步的目標,當然稅率、稅基的設計就會不一樣。

 

去(2014)年七月以後,像台北市,新屋的租稅負擔是非常高的,新屋的核定單價是比標準地價加成地段率,還有一個更兇的,就是造價調整的幅度,另外買方還要付4%的契稅,整個加起來稅負不輕,對於買賣房屋可能會有影響。另外復徵空地稅,還有很關鍵,不只稅制本身,如果要讓房地產市場能夠合理,銀行不能當幫凶,最近兩三年中央銀行有選擇性的信用管制,以前銀行貸給很多的建設公司來蓋房子,用完的建融放款繼續讓他們用,而且建商會用週轉金,以餘屋做為擔保,來向銀行取得融資,那這樣資金愈來愈龐大、浮濫,而且最主要是鑑價的成數。

 

為什麼以四千萬作為稅制計算基礎,這個是去年六月央行有發佈銀行機構貸款規定,台北市鑑價是買賣金額七千萬以上才算高級住宅,新北市六千萬,其他地區四千萬,所以財政部是參考這個四千萬,是不是太低?整理來說,還需要整體配套,而且也要考慮清楚到底稅制改革是單一目標還是多重目標?對於稅率、稅基選擇還是要加以考慮。

 房地合一不動產稅制改革

Q&A:

 

qa1:

財訊記者林文義先生:我的問題可能比較尖銳,最近幾年我們看資本利得的稅改,很嘆氣,2012證所稅一改,結果證交稅就損失,也沒聽財政部說可惜,也沒聽當初主張課稅的老師說政策不對。這次土增稅,去年收了一千多億,土增稅就是所得稅,到了第十年稅收才一百億,有沒以有必要為了一點點稅收,把稅改那麼複雜?然後萬一行政院又說開放態度,說要調高稅率也可以,那如果將來土地交易又產生了閉鎖效果,成交量一下降土增稅又往下跌,財政部又虧錢,為了公平有沒有必要?

 

朱:我個人的看法,雖然土增稅每年大概有八九百億,例子來說只佔整個稅負的所得的3,4或7%,有些人認為雖然是一千億,事實上還可以再增加收入,的確他只增加一兩百億,財政部的立場,至少是走出第一步了,將來會有不同意見。透過修法,優惠或什麼是不是可以取消,這方案被課徵的只有百分之五,課稅只在乎公平,為什麼有很多人賺很多錢沒被課稅,將來稅改後會被課稅,至少已經往前走了,雖然稅收不多,以前不公平的現象(同年度買賣不必課稅等),現在就要課了。

 

qa2:

日出條款是說2016年或是更早,往前還是往後呢?

 

朱:這是我個人觀點,到底要不要有日出條款,有不同爭議,事實上財政部方案,基本上的精神,實施以前就取得不課,實施以後取得的才課,現有房子就不課,會不會造成既有利益不課,有些人的觀點(就是我的觀點),現在賣的時候不課,在我做決定後突然課,突然增加不確定性,也就是信賴保護原則,也有人覺得基於公眾利益應該往前。

 

qa3:

房仲業者:碰到的實務,買方或屋主有被國稅局找去補稅,前幾年房地產最大的受益者是銀行、壽險業,相對他們只課17%會不會太少?

 

朱:如果利潤分配給股東就會課到比較高的稅。

 

qa4:

淡江大學蔡老師:會被比較說能不能打房,房地合一稅制主要是用來打房嗎?資本利得看似台灣房價上漲原因,如果只是為了打房,是不是偏離原本目的?

 

朱:財政部張部長說,為了租稅正義,財政部不管房屋政策,是為了租稅正義。有沒有打房效果?不曉得,這是租稅正義往前走一步,不管稅收有多少。我個人是樂觀其成,要不要打房是另外一回事。要避免炒作,主要是央行政策比較有效,對有些人來說賺了錢不怕課稅,但很怕貸不到款。買了房子幾乎98、99%可以貸款,但不是每個人口袋那麼深,大家預計房價未來看漲,有錢人借錢比較容易。最近看了公司,一間房子31億,銀行貸給他29億,央行的貨幣政策可能會更有效,也不要說打房。房地產也是產業,從稅的觀點來看,賺了錢就繳稅,現在是合法地避,但是要合法的繳。

 

李顯峰:

因時間有限,論壇進行到這裡就結束。謝謝各位先進貴賓來參加論壇。敬祝各位身體健康  事業學業都順利成功。再見!

 

 

相關文章

關於公共經濟中心...

近年來受到全球化趨勢、區域經濟整合迅速擴展及中國大陸經濟的崛起等衝擊,台灣經濟面臨到空前未有更嚴酷的挑戰。為提升本校有關經濟理論、實證評估、制度 設計、政策諮詢等相關領域的研究水準,並為因應此項挑戰,從事各項有關公共經濟議題的研究,應有一專責研究中心擔負起整合平台的功能,因而臺大社會科學院 公共經濟研究中心在此時成立,乃有其適宜性及切時性。。 藉由此中心的成立,希望結合校內外跨系所知名之國際學者,以經濟政策為基礎,將台大社會科學院建立成國內經濟學研究重鎮,搭起與國際經濟研究互動的平台。

瞭解更多